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焦點
  • 環球時報整版報道 太湖龍之夢“老童”玩轉中式樂園
  • 2019.05.06
     近日,環球時報采訪了太湖龍之夢樂園創始人童錦泉,用整版報道,深度講述老童如何打造了一個中國人自己的樂園,以下是報道全文:
 

      對上海長峰集團董事長童錦泉的采訪從早上7點開始,是我從業以來最早的一回。這位65歲的精神矍鑠、行動敏捷老人是太湖龍之夢樂園背后的掌舵人,自稱“老童”,行為舉止卻和“老”這個字沾不上邊。聽隨行的工作人員介紹,早上6點多起床,7點開始工作,是老童“一萬天如一日”的生活鐵律。采訪這天,老童和長興東方梅園董事長吳曉紅約好了要去看看梅花。從龍之夢樂園到東方梅園車程不到一個小時,正適合養精蓄銳,老童卻沒片刻工夫閑下來,拿著手機又聽匯報又下指令,干脆利落地處理了幾項工作,這一切,都是為了即將在今年6月以后陸續開業的太湖龍之夢樂園做準備。
 

      最近幾個月,老童一直駐扎在太湖邊上。他常坐的商務車上總是備著一根竹杖,每天一大早就拄著手杖上工地巡視,一天走兩萬多步再正常不過。耗資巨大、規模相當于4個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的太湖龍之夢樂園,就在這日復一日的兩萬步中逐漸成型。
 

      浙江湖州長興縣太湖南岸的龍之夢樂園項目,在旅游業界堪稱“巨無霸”:建筑面積約450萬平方米,共有2.8萬個酒店客房,約7萬個床位的接待能力;除酒店群外,這里還要集古鎮、動物世界、海洋世界、歡樂世界、嬉水世界、馬戲城、盆景園濕地公園、養老公寓等業態于一體。按照每平方米建筑5000元的成本價估算,龍之夢樂園項目總投資達到200多億元,由童錦泉一手投建。令人難以想象的是,這竟然是老童首次進軍旅游業。
 

      上海長峰集團并不見得為人所熟知,但其締造的龍之夢品牌在上海可謂家喻戶曉。創建于1992年的長峰集團一直專注購物中心、酒店等商業地產開發,做旅游、造樂園,是已到退休年齡的老童新的野心。在老童的生命里,這樣的冒險或許沒有旁人想象中驚心動魄。

      事實上,在超過50多年的創業生涯中,這已經是他的第4度跨界。最早的一次發生在1969年,彼時14歲的童錦泉做了一年半的篾匠,凈賺50元,攢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拿著這筆錢,童錦泉買來了一箱蜜蜂,做起了追花逐蜜的養蜂人,7年內積累起5萬元的初始資本,迎來下一次轉身——投身輕工業,制造體育用品。

 

 

      “我是1980年開始辦廠的,1983年跟一個鄉鎮企業代表團去了香港。第一次看到香港的繁華景象,我真是羨慕。”老童至今想起來仍歷歷在目,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大開眼界之余,他還惦記著采購當時在市場上更受認可的外國品牌護膝,當晚就花了很長的時間研究其產品技術,思考如何提高中國制造護膝的品質;又在鄉鎮干部的建議下爭取來香港合作方的支持,成立了合資公司,其制造的各類運動產品和健身器材一時間供不應求。
 

      童錦泉用了13年將南通鑫健體育用品公司經營成為該細分品類排名前3的企業,卻在這時將自己職業生涯的下一步棋布局在了陌生的房地產業。這一步,他從江蘇啟東跨越到了上海。90年代初的地產新人童錦泉,資歷不深,眼光卻老辣,投建上海核心地段的房地產項目或迎合新區開發,或迎合舊城改造,公司財報連年盈利,“龍之夢”系列商業地產的開發建設也應運而生,一路高歌猛進,逐漸成為長峰地產項目的主旋律。
 

      老童并不將成功歸因于自己的聰明和才干,在他看來,自己的屢次轉型都是站在了時代的風口上。“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從餓著肚子開始的,過去生活必需品嚴重匱乏,你生產什么就有人要什么。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市場的成熟、鄉鎮企業的崛起和市場經濟的到來,市場的需求在改變,我就要改變。”

 

 

      老童至今還記得自己15歲那年獨自拉家具去啟東的艱難,在那個年代,哪怕舊的木制品,沒有批準運輸也是違法的,哪怕舊家具,都不允許運輸。創業多年,老童見證著時代的變革,靠著本能敏銳地把握住機遇,緊跟需求量力而行,如今從商業地產轉向旅游業,同樣是追隨著中國供給側改革的潮流。“當下旅游市場距離滿足老百姓的需求還有空缺,但中國人還沒有找到究竟何為旅游,生產者還沒有找到足夠的經驗和方法去思考和組織旅游這個大課題。”

 

 

      龍之夢樂園方受托管理及投資管理的空間達到23.48平方公里,老童下的這盤大棋,目的就是直擊消費者的大需求。很難想象如此規模的項目,大到選址規劃,小到花木設計,諸多有理有據的策劃竟然都是老童的主意。50年來,老童的生活里幾乎沒有休假的概念,作為游客的個人經驗更是稀有,能在一張白紙上妙筆生花,主要得益于互聯網。“互聯網上有圖片,有游客的開心。它能告訴你今天的游客在哪里,喜歡什么,愿意花多少錢,用什么方式花錢。”網絡像一個大型的資料庫,老童要做的就是將網絡上大量的信息師為己用。

      他看到各地的特色古建筑總能吸引游客接踵而至,于是便有了龍之夢太湖古鎮門口的福建土樓、鎮內的三廟一塔;他看到西塘酒吧街的紅火,便有了將酒吧街搬入太湖古鎮的初步設想;他在項目中規劃了要造一個動物園,但從未涉足這一業態的老童要熟悉動物的習性和引進、管理方式,同樣要依靠網絡上的資料。種種業態從概念到落地,不僅要動眼動腦,腿腳也要跑得勤。在規劃設計階段,老童沒少往西塘、橫店等成熟景區去,做足了實地考察和市場調研。

 

      就著這片山水,老童規劃了宴會會議中心、文化演藝中心、養老、游樂中心和太湖藥師文化園總共5個片區,我們入住的龍之夢鉆石酒店位于宴會會議中心片區的入口,是龍之夢樂園7家星級酒店中進度最快的一家。整個樂園里,道路兩旁坡地上用來固土的植物、太湖古鎮牌匾的題字、野生動物的選購、演藝節目服裝道具的甄選,無一不經老童之手。在日復一日用腳步丈量整個樂園的過程中,老童和自己較勁了無數次——場館入口處原先設計的臺階要拿掉,動物世界的制高點需要再增加一個瀑布景觀……但事事力求親力親為的老童并非不舍得“放權”。50后的老童所率領的團隊,成員大多是80后、90后,年紀輕輕,個個都被磨練得能獨當一面。
 

      這批年輕團隊里年齡最大的是整個樂園建設工程的總負責人,今年33歲;鉆石酒店自助餐廳里的椅子是95年的小姑娘負責采買的;動物世界計劃引進野生動物約400余種,數目超過3萬,負責采購引進的小伙子此前從未有過相關經驗,只因為英語能力出色,被老童指派獨挑大梁,先后在南非、南美、東南亞等地考察選購,真正實現“從入門到精通”。事必躬親卻又用人不疑,兩種矛盾的特性在老童身上奇異地共生。
 

 

      在老童看來,鄉村旅游是供給和需求貼合最緊密的旅游形態:如今在“兩山論”的指導下,鄉村旅游發展如火如荼,但示范性的鄉村旅游仍然無法解決大人群的問題。“學習歐美的旅游產品無可非議。但中國人口基數和密度跟歐美不一樣,通過大交通、大景區、大統籌來滿足大需求量的安排,這是我們國家需要的。”

 

      龍之夢樂園落地湖州長興,從自然資源上看,南太湖與圖影濕地水域貫通,70米深的蔚藍礦湖則賦予了這片寶地另一種靈氣,被老童重新命名為“圓夢潭”,游客可以在這里進行精神與身體、自然的對話;從地理位置上看,這里是長三角的幾何中心,交通通達,距離上海、杭州和蘇州等地都只需一兩個小時的車程,非常符合打造旅游目的地城市的要求;龍之夢樂園還和100多個區縣的客運站簽訂了合作協議,開通直達園區的長途客運車,帶來游客的同時讓客運公司代理門票,達成一筆雙贏的買賣。老童對這塊寶地的期許是一年3000萬的客流量,與業界標桿上海迪士尼1100萬的首年客流量相比,這個數字可以說是相當大膽了。畢竟僅僅是“面朝太湖、三面環山、腹擁濕地”還不足以支撐起如此龐大的客流量,老童給出的解決方案是“以宿為主、以宿養游、以宿養文”的龍之夢模型。
 

      “宿”是龍之夢樂園的核心,也是老童的拿手戲。早在2015年第二次去看現場時,老童就提出了要蓋1萬間房間的酒店,但經過兩個多月的現場調查,他發現1萬間房無法實現商業大數據模型——靠擴大規模降低平均成本,最大化共享經濟的效益;產業彼此支撐,產生足夠的共享紅利。“酒店就是‘守株待兔’的產業。種樹要想清楚兔子、陽光、草地和天敵分別在哪里,怎樣才能讓兔子動起來。”為了讓“兔子”自己送上門來,老童配置了動物世界、海洋世界、太湖古鎮等一系列游樂項目,將人們對旅游的各種喜好組合起來,“諸如故宮、長城、張家界,這些中國最美好的景點就是‘樹’。‘樹’造好了,兔子自然會來的。”
 

      造樂園是為了優化資源配置,做酒店是為了賺錢——關于做旅游,老童總能用商業邏輯進行理性解釋。他從不打情懷牌,卻并不代表他沒有情懷。老童的情懷,不止是讓游客在樂園中最大限度地獲得幸福感,更在于民族家國。正如樂園入口處醒目的標語“民族強盛龍之夢”,這個品牌名蘊含了童錦泉對于國家、民族和個人實現夢想的美好期待。時光倒退回本世紀之初,在境外考察的童錦泉見識了外企強大的實力,豪情頓生,一手創辦了寓意中國人互助自強實現中國興旺強盛的品牌——龍之夢。
 

      正如當時的上海龍之夢購物中心內絕大多數商品都是中國人自己的品牌,今天的太湖龍之夢樂園同樣有一顆中國心——設計師請的是中國團隊,商鋪招租招的是中國品牌,外籍演員呈現的“夢幻鉆石”秀是老童在看了國內外3場知名演藝秀后自己導演的,梅園里盛放著東方韻味的梅花象征的中國人的堅韌品格。在東方梅園考察時,老童不止一次地表達了對梅園主人吳大師數十年如一日鉆研梅花的欣賞,兩個年齡加起來140歲的有心人一拍即合,如今已成為親密的合作伙伴,籌謀在龍之夢樂園里建一座古森林博物館。“都說龍之夢樂園是老童一個人、一個企業搞的。其實哪里是呢?這是千千萬萬中國人一起努力來的。”
 

      老童坦言,兩三年前,項目還未具雛形,身邊的人幾乎沒有一個看好。面對龐大的項目,大小事務千頭萬緒,想不明白時,他一度恐懼到在雷雨夜里伸不直腿。到了今天,迪士尼的設備、技術,中國人都能做到了,老童對龍之夢樂園乃至國內主題樂園的未來都充滿信心,但也并不回避國內主題樂園在造IP、講故事上的不足。就龍之夢樂園而言,其傳播的并非某一個動漫形象,而是作為整體的中國故事。“我相信隨著中國企業前赴后繼,講故事的能力會慢慢產生。到3000萬客流量來臨的那一天,我相信我們中國人會為自己而驕傲。
今晚什么特马号